佛学中的无我是什么意思

  • 公墓常识
  • 2021-03-14
  • 128人已阅读

如果“我”的本质是“无我”,那为什么每个人都会天然相信自我的存在呢?这会是大脑机制给我们制造出来的幻想吗?

读过2个有趣的思想实验:

1.未来用高科技,把人碎成基本粒子,然后在千里之外,按照原来的图纸瞬间组装起来,即可实现人的瞬间转移。但有一次,机器发生故障,没有把这一端的人粉碎,那一端又生成了一模一样的人。那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2.如果把我和隔壁老王的记忆互换,但身体面貌都不换,白塔山公墓哪个才是真正的我?如果有土匪说要射杀一人,会选择让谁赴死呢?

有此可见,以上2个思想实验中,所有出现过的“我”的种类,都让人犹豫和怀疑,所以,我认为那些都不是真正的我。

唯识宗讲八识,1眼识、2耳识、3鼻识、4舌识、5身识、6意识、7末那识、8阿赖耶识。前7识是参与轮回的部分,这部分的组合也被普遍认为是“我”。但前7识并不是真正的我,这也是被佛陀否定了的我。至少从第八意识起,才算得上真正的“我”。

因此,我目前认为,佛陀说的“无我”,并不是在说完全不存在“真我”,而是指“大家普遍以为的我不是真正的我,还有你们没想到的真正的我”。

今天就有个预感,如果熊逸先生要是提出自我意识这个问题,我估计晚上就得睡不着了,因为他总是接近上半夜发课程,而我总在下半夜被激活,没想到,真是。好吧,这个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今天试着再挑战下。论证一个事情,还是证伪一个事情,都先从假设开始,首先假设人是由灵魂(自我意识)和躯体构成的,灵魂通过躯体的感官系统(眼耳鼻舌等)进行感知躯体的特征,什么性别、身高、体重、肤色……,并认定了,这个躯体是“我”,于是,问题来了,这个灵魂在感知自我的时候,是通过躯体本身的感官,但这还不够,因为每一个感知都是瞬间形成的,然后就消失,这样的话这个灵魂永远不知道我是什么,除非他能够读取一段时间的感官记录,我们称之为记忆。OK,那么假设,我把灵魂从身体中抽离出去,这时候,所有的感官记录还是保留在了躯体里,于是灵魂抽离的那一刻,他就无法读取感官记录,那么,这个灵魂就不会感知到自我存在了,于是得出第一个结论,灵魂是不能脱离躯体而存在的,因为一旦脱离,他就没有可以感知的记录了,既然没有可感知的记录了,也就不知道自我的存在了,那么,灵魂还存在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那如果他不存在,又怎么能够一开始就存在在躯体里呢,所以进一步的结论是,灵魂本不存在。

再进阶一步,假如灵魂自带存储功能呢?就像民间的传说一样,灵魂脱离的躯体,还带着记忆,那么,这个自我意识,是不是就可以延续?其实,结果是一样的,只是感官记录的载体变了,形象得说,就是这个自我意识带了个缥缈形态的外挂存储脱离了出来,但是,如果我们硬生生再把这个自我意识和存储拆开,最终还是发现,这个我消失了。因为,没有感官记录读取的自我意识,是无法独立存在的。

于是,终极挑战的问题来了,如果灵魂是多余的,白塔山公墓电话那么,谁在读取感官记录?于是我动手做了点实验,扇自己几个巴掌,感觉一下痛,动动手指和脚趾,感受下意识在操作身体的某个部位,结果我发现,我啥也没有发现,因为我在试图用自我的意识去感知自我意识的存在,就好比我要用眼睛去看到自己的脸一样,没有镜子的反射,或者让自己往高一个维度去抽离,那是不可能获得的。抽离到更高维度,目前看来是做不到的,于是我尝试寻找到能反观意识的“镜子”,我假设它的名字叫“心”,我们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光线反射到眼睛里的成像,同样,当我们拍打自己的手掌时,手掌的疼痛感觉,即是自我意识在“心”中的成像,所以,我得出一个待验证的结论,感知本身,即是自我。就像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样子,其实本质看到的是一系列体貌特征元素在一段时间内的结合体,而我在“心”中所感知到的自我,实际就是是一系列感知元素在一段时间内的结合体。

那么,接下来,为了避免最后一个陷阱,我必须先把镜子移开,因为镜子里看到的自我,是光线反射的虚像,真正的自我,是在镜子前的这个我;同样,我必须把“心”也移开,因为“心”反射回来的感知,和镜子反射光线一样,他是一种虚像,而它的本体是,身体内所有机体间讯号的传递而已,所以,这才是自我的本体,他随着身躯的存在而诞生,随着身躯的消亡而消灭,并非实有,只是一个时间段内的被感知。

今天就有个预感,如果熊逸先生要是提出自我意识这个问题,我估计晚上就得睡不着了,因为他总是接近上半夜发课程,而我总在下半夜被激活,没想到,真是。好吧,这个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今天试着再挑战下。论证一个事情,还是证伪一个事情,都先从假设开始,首先假设人是由灵魂(自我意识)和躯体构成的,灵魂通过躯体的感官系统(眼耳鼻舌等)进行感知躯体的特征,什么性别、身高、体重、肤色……,并认定了,这个躯体是“我”,于是,问题来了,这个灵魂在感知自我的时候,是通过躯体本身的感官,但这还不够,因为每一个感知都是瞬间形成的,然后就消失,这样的话这个灵魂永远不知道我是什么,白塔山公墓除非他能够读取一段时间的感官记录,我们称之为记忆。OK,那么假设,我把灵魂从身体中抽离出去,这时候,所有的感官记录还是保留在了躯体里,于是灵魂抽离的那一刻,他就无法读取感官记录,那么,这个灵魂就不会感知到自我存在了,于是得出第一个结论,灵魂是不能脱离躯体而存在的,因为一旦脱离,他就没有可以感知的记录了,既然没有可感知的记录了,也就不知道自我的存在了,那么,灵魂还存在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那如果他不存在,又怎么能够一开始就存在在躯体里呢,所以进一步的结论是,灵魂本不存在。

再进阶一步,假如灵魂自带存储功能呢?就像民间的传说一样,灵魂脱离的躯体,还带着记忆,那么,这个自我意识,是不是就可以延续?其实,结果是一样的,只是感官记录的载体变了,形象得说,就是这个自我意识带了个缥缈形态的外挂存储脱离了出来,但是,如果我们硬生生再把这个自我意识和存储拆开,最终还是发现,这个我消失了。因为,没有感官记录读取的自我意识,是无法独立存在的。

于是,终极挑战的问题来了,如果灵魂是多余的,那么,谁在读取感官记录?于是我动手做了点实验,扇自己几个巴掌,感觉一下痛,动动手指和脚趾,感受下意识在操作身体的某个部位,结果我发现,我啥也没有发现,因为我在试图用自我的意识去感知自我意识的存在,就好比我要用眼睛去看到自己的脸一样,没有镜子的反射,或者让自己往高一个维度去抽离,那是不可能获得的。抽离到更高维度,目前看来是做不到的,于是我尝试寻找到能反观意识的“镜子”,我假设它的名字叫“心”,我们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光线反射到眼睛里的成像,同样,当我们拍打自己的手掌时,手掌的疼痛感觉,即是自我意识在“心”中的成像,所以,我得出一个待验证的结论,感知本身,即是自我。就像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样子,其实本质看到的是一系列体貌特征元素在一段时间内的结合体,而我在“心”中所感知到的自我,实际就是是一系列感知元素在一段时间内的结合体。

那么,接下来,为了避免最后一个陷阱,我必须先把镜子移开,因为镜子里看到的自我,是光线反射的虚像,真正的自我,是在镜子前的这个我;同样,我必须把“心”也移开,因为“心”反射回来的感知,和镜子反射光线一样,他是一种虚像,而它的本体是,身体内所有机体间讯号的传递而已,所以,这才是自我的本体,他随着身躯的存在而诞生,随着身躯的消亡而消灭,并非实有,只是一个时间段内的被感知。

关于 “无我 ”的修习 ,也许正是从 “我是谁 ”这样一个问题开始 。所有人觉得我就是我 ,是理所当然的 ,不用怀疑的 。但是 ,如果我们静心思考 ,可能会发现 ,我是谁 ?实在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 。

有一则网上流传的帖子很有意思 :女人认为自己过得很不如意 ,于是她自杀了 。她准备进入天堂的时候 ,一个天使拦住了她 。天使问她 : “你是谁 ? ” “我是玛丽 ·布莱克 。 ” “我没问你的名字 ,我问你是谁 ? ” “我是老师 。 ” “我没问你的职业 ,我问你是谁 ? ” “我是杰克的母亲 。 ” “我没问你是谁的母亲 ,我问你是谁 ? ” “我住在松树街 2 8号 。 ” “我没问你住哪 ,我问你是谁 ? ” … …最后玛丽决定回到人间寻找 “我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 。

我理解佛陀所说的无我 ,并非说没有这个我 ,并非说站在前面的那个人不存在 ,也并非说他自己不存在 ,而是说 ,无论是那个 “我 ” ,还是这个 “我 ” ,实际上都是不确定的 ,总是在变化之中的 。

拆开理解,“无”和“我"两个概念,然后再结合,理解起来就能更透彻一些。无,简单的理解可以说是指不执着、不在意、不上心、不为其所困,而并不是“没有

的意思。

我,人们理解的“我”存在三个概念。一个是肉体的我,但肉体的“我仅仅是自然的一部分,是自然的元素构筑了“我”,“我”死后又会回归自然的元素,准根究底,这个我”不过是一个躯壳、一副皮囊罢了,只是另外两个"我”的旅店,本不属于“我”,所以“无我

的“我”自然指的不是他。

另外两个我,一个是自认为的我,是自己想象中的我,是自己认定的自我,但所有人对会发现,自己认为的我往往会与真实的自我有很大的差距,以为自己自己很胆大,可能在危险降临的时候退缩了,自认为洒脱的人,却可能在烦心的事降临的时候无法自拔。这些都是因为,自认为的我和真实的自我并不相同,产生的差距就可能让自己产生失落,进而迷茫。自认为的我,是显意识对自己的判断和期望融合而成后的一个“我”,和我们看到外物后对外物的评判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这个评判的对象是我们自己,而且其中加入了更多的主观因素,而不是客观因素,因此往往很不真实。我们用客观角度来评判外物都很难做到准确,更何况是用主观角度来评判自己与真实的自我产生的差距,恰怡就是我们痛苦的根源。

真实的自我,现代心理学中认为是潜意识中的自我,也就是不受逻辑思维能力左右,而只存在于本能的自我。我们一切行为都是这个潜意识中的自我的体现,潜意识不会骗我们,我们也骗不了潜意识。但我

们的逻辑思维也就是显意识往往会处于些原因而骗自己。佛教中的“无我”并非否定这个自我,这个自我是我们不同于没有自我,也就是没有灵魂的物体的最根本区别。

相反,认为否定这个自我的另一个自我,也就是自认为的自我,才是虚妄之所在,才是苦恼的根源,人心灵的一切痛苦追根揭底,都可以归结为这两个自己的矛盾冲突所致。真实的自我是我们成为人的关键,不能舍弃,为了解脱苦海,那当然要“无”另一个自我,也就是那个自认为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