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塔山公墓关于宗法制的一些看法

  • 公墓常识
  • 2021-09-04
  • 25人已阅读

      看完今天文章 宗法制 克己复礼 户籍制度等高中时期的历史名词又都回到了脑中 在高中时我的历史成绩不错 但如果遇到老师提出的这种现实意义的论述问题基本是没有思路的 这可能就是无法学以致用的悲哀 所有的知识就零散的摆在头脑中 既没有串联 也没有纵向深入的理解 现在感觉能用历史对现实意义的问题作出分析 才是学习历史的正确方法

吴军老师在最近庄子系列的文章中说到要时常同历史上的贤人对话 才能提高我们的智慧 那么阅读和思考闲人的书籍著作 就更是必不可少了 期待自己有一天可以把知识理解透彻 也期待熊老师对《庄子》的解读

记得族姓陈,就是因为家族太大,人口过万,即使自治的很好,也被当时的皇帝给下旨分家了。无奈的陈式族领吊起一口锅,摔下碎成若干残片,每一块残片被一组陈氏小组带走,意味着不再生活共享,从此分家各自天涯。其实,在当时姓氏背后也有一套政治目的。皇上的军队才有几个人?这一群有血缘相承的族室,虽平民化,但到了关键时刻爆发力会很强大。

为什么业主干不过物业公司?

1、背后的原因,无组织的业主,干不过有组织,有纪律的十几个人物业团队;

2、延伸:现在很多小区也开始组建业主委员会,专门盯着物业公司,你有组织,我也有组织,你十几人,我几千号人,所以物业公司现在也提心吊胆,心想这些人,翻身农奴把歌唱呀;

3、思考:

A)  如果是做生意,一旦有机会,一定要把公司组织化,规范化,这是做大做强的必要条件;

B)对于两个同样被组织化的群体,组织化的程度,效率将会直接决定两个组织在竞争关心中的优劣地位。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在转型变革期间,首先要动的就是组织方式,否则就跟儒学到了封建社会一样,变了味儿;

C)  组织化对于个人的启示。培养领导力,沟通力,构建与人协作的能力非常重要。单打独斗,很难对抗的了那些能协作,会协作的人。

最后,我将会以此写一篇文章。熊逸兄这个订阅号太值,每篇都需要花我一个小时时间看思考,总结,并且将其记录。这次三天假期,准备将你的书拿出来重读😇

一周《左传》太多硬菜了,努力消化中… 不过真过瘾!谢谢我!儒学思想是国人心底最顽固的思想根底,是我们潜意识中的本能意识,于是有一边啃老一边要自由的年青人,有50岁老男人的女友鞋子论,有甘当外室的80后女明星,有为孩子不离婚的相杀夫妻…互联网时代的人性其实和左传春秋时差不多,只更"礼崩乐坏"了吧。不过我可不要回去,太压抑的宗族关系,我会被马上牺牲掉的,现在个人主义好,虽然散沙没力量,但可自由随风飘荡啊。

好熊老師,你的春秋大義那本書裡的結論觀點遠比這裡的結論豐富深刻啊,還是陷於篇幅吧。我最拍案叫絕的是你分析的關於董仲舒將陰陽五行引入儒學的弔詭事件。儒學最終不過是個幌子皮囊,統治者讓他長啥樣他就是啥樣。我的問題是,既然這樣的本質矛盾存在在中國歷史文化中,為何最終中國社會依然能超穩固化,僵滯不前呢?歐洲也經歷了漫長中世紀後,最終得以萌發出現代文明。中國社會既然存在著內核矛盾,如此漫長年歲為什麼沒能激發出現代文明的萌芽呢?

罗胖终于把熊大仙人给拿下了:开设这个书院,仅凭此一举,这些年花在罗辑思维的银子显得更值钱了!前几天时间不暇,今天假期第一天,一口气读完往期内容。最早接触到熊老师的书是2012年秋,山东德州一个普通的街边书店,《道可道》直射我的双目,随便翻了一下,果断拿下,快速的从众多繁杂的书堆里,仅凭书名和目录就能判断书的基本价值,算是我一种略优于别人的小特长(自夸一下,见笑),万历1587和道可道算是两个最成功的证明吧,因为买书之前,全然不了解书的作者和关于书的任何方面的宣传和评论。道可道里,开篇引用钱钟书的一段话和您关于悟的阐述,彻底引发了我长久以来关于认知的底层逻辑问题,现在讲,就是元认知的问题吧,如一块多年压在胸中大石,原来我是可以把他搬开的,不必再背负一生。这块大石头就是学校给我的东西和我本有思维模式,而孕育的莫名冲突。所谓师者,在此,谢谢!  最近在琢磨钱钟书,挺好的

来晚了,今天一口气把前面五篇全部看完了。大爱啊!5年前曾经试图读左传(因为看到甄嬛娘娘读左传),还从图书馆借来杨伯峻竖版的《春秋左传注》,一晚上能看到3页都是不易,坚持了一个月终放弃。现在终于找到良师导读,真是太好了。真是印了罗胖的读书方法第一条:“跟着牛人学习”。读到本篇内容,突然想起我去年读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讲述了中国农村的基本特征,正是编户齐民与宗族聚居啊,突然一下就融会贯通了!

这一周的更新都看了听了,看了好几遍,听了好几遍。《春秋》《左传》没有看过,觉得很晦涩难懂。一开始读熊先生的文章有点很懵的感觉。这几天下来突然觉得“大道至简”。不必解决具体事物,而是透过熊先生的解读,看到一种思维方式。透过林林总总的表象,去看事物的本身。我们的家族血缘界限被打破,这样更便于“统治”,可控性更高,个体是自由的,但是管理成本却降低。反观之,如果形成强链接,只效忠一个小体系,那从大局管控就很困难。但是团体内凝聚力很高。

看了这篇文章,我发现原来度历史经典挺好玩的,以前完全没有的那种意识去思考到底是怎么演化的,古代的一些东西和现在有什么不同,所有的事情都得有一个过程,都得需要一定的方式方法。传统的历史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不看不知道,你看吓一跳,真的挺有意思呢!我还是挺喜欢的,虽然我看了两遍才懂。

权力者为什么会统御全局?隔壁万维钢老师讲过一期《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让我大开脑洞。做好少数人精英联盟是权力者驾驭全局的关键之关键,如果联盟内部出现矛盾那有可能出现换庄、洗脾,但这种情况出现很少,况且随着时代的进步联盟者更加意识到妥协的重要。之前看到老师《一切心法》里所说的醇儒,真正能做到醇儒者代价往往很大,儒家后代追随者也看明白了这一切,必须与权力者结萌才能让学派得以发扬光大。因此就难免在理论上要适当迎合政治上的需要。如何打破这一尴尬局面,不是今天或明天能解决的,这是一个漫长的妥协过程,中途也免不了付出一些的代价。

看到有位书友说留言好长,可能是刚来得到订专栏,确实都是手机码的,至少我知道的一些人都是。隔壁李笑来老师的专栏最牛,每个留言都是巨长,有的甚至一条留言装不下。我也在那留过言,一般码一次都要半个小时。不过留言后确实思路更加清晰,收获更大,也更有印象。

熊老师这周讲的真是让人受益匪浅,茅塞顿开。讲了这么多儒家思想的背景和世人对其的误解,还有读经典的态度和方法。忍不住地读了几遍,还要做做笔记。我觉得田龙老师讲的也很好,很配您专栏的内容。大爱!

1.有个变量,以血缘为纽带,宗法秩序为管理的组织要是内部出现利益小集团也会自行崩溃。

2.看到有人在思“为何我们对礼的”,但我觉得回复有好有坏。好的地方是点出来本文的重点“礼最开始是为宗法体系所用”,但错就错在“我们”,一下就犯了“想象的共同体”,“那些亲戚”本身就犯了逻辑谬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应是要求自己,结果被拿来当盾牌当然不对。隔壁的薛老师的就谈到“道德规范”是降低社会成本最有效率的方式,只是前提要相互遵守。

3.法律平等是一种进步,但也是一种的双刃剑

读的当中我也在思考,既然文字的成熟和交通的便利使得治理大国有了基础,这样就可以用编户齐民的办法取代原有的宗法社会,那为什么欧洲却一直保留了封建制多年而没有形成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

另外,儒家的宗法社会和编户齐民还是会碰撞,因为自古以来不是说皇权不下乡,所以其实在底层的社会还是有以宗法为纽带的传统对吗?

以前听过一种说法:皇权不下县,县级单位一下都是靠宗法制来维持运作。这大概就是儒家和集权斗争平衡的结果吧。《乡土中国》那本书讲这方面非常详细,与我党早年文化宣传的宗法制度迫害有很大出入。对于族内纠纷,儒家给出的方案是打着帮亲的名义帮理,这就是为什么族老处理长辈的理由都是教子无方,处理晚辈的理由都是不孝,量刑却千差万别。而处理两族矛盾就比较直接了,行政权力介入就只能执行法家那一套,但人性总是有欲望的,偏私的最好借口就是那套儒家的东西,然后就滋长出了一些不伦不类的东西

封建制够建了一个层层叠套的国即是家的国家体制,所以基于血缘的宗法制得以建立和巩固地位。但是当文字统一、血缘关系随着时间越来越疏远等底层条件的变化,国越来越不是家,越来越是个国家了,原来依附其上的宗法制也就崩塌了。现实是礼崩乐坏,孔子自己也知道,但是孔子的伟大之处却在于想用通过古老的礼乐作为仪式感培养的手段,重新构建想象共同体,重新恢复周朝的光荣。

那么从这个角度儒学中的仁爱是一种家族之中的有差之爱。虽然宗法制在之后的历史中再也没办法斗的过中央集权,但是儒家作为思想正统却一直存在鼓励着大宗族的出现,这就是虽然早已经是国家,但是从来没少过大家族出现的原因。

熊老师好!

今天的心得就不在留言写了,放进我的云笔记做个周结。这里只说一点。

今天的书单是我最喜欢的。我一直在想,这么跟老师学会不会学得太肤浅,不读原文,对老师的指点难免理解不深。但在网上看了看,连哪个版本的左传更靠谱都不知道,确实没法买来对照。

如今有了书单,且有如此详尽之评价,下周一边温故一边知新,定会有更大的收获。

一年52本经典,如此来看,才既落实广度,又保障深度。

感谢您辛勤分享,唯以用心做报偿。

古人也想把国家建设好,所以有各种各样的管理方法。宗族自治是一种,国家机器管理也是一种,但一切要看臣民的文化认同点在哪里,哪种文化认识更符合自己的追求。去江西玩的时候,到处有宗祠。有对族长的礼仪。族长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们可以金榜题名。这就是曾经两种制度的相生相伴,而且总说中国人喜欢找关系,也许中国人骨子里就喜欢用情感维系很多社会功能。这可能是一种文化来源吧。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如有错误,请老师帮忙指出。在中央集权后,如西汉武帝听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此时的儒家不能与孔子那个年代的儒家相对比,毕竟统治者所统治的国家的性质不同,宗法制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不然也不会实行上百年,宗法制所带来的诸侯听天子的,士大夫听诸侯的,士大夫不受天子的号令,就好像古西欧的等级制度一样,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诸侯国的子弟逐渐忘记曾经的亲属关系,互相侵略,周天子名存实亡,对于统治的后期,宗法制已经完全无法适应当前的政治局面,所以才会有大一统,这是时代推进所必然要接受的。那我们再回到说儒家的这一套,完全因宗法制而应运而生,那么为什么又适用于汉朝这大一统的政治局面呢?我的理解是,董仲舒这位大儒,把儒家思想中有利于国家统一发展的言论挑出来,进而形成自己的学说,然后以此说服汉武帝,汉武帝觉得这样不错,那么就这么实行下去了!实际上其实还是法治,但是有儒家的思想贯彻其中,那么这个国家实际上也在向上发展,曾经听过这样的话,忘记出自哪了,说的是,一个人或事物,如果处于上升期的话,那么什么东西都无法阻止他向上发展,如果这个人或事物处在下降期的话,那么就算在怎么防止,再怎么救赎,他还是下降,这是历史的必然,这是人所无法抉择的。就比如大秦帝国,从嬴稷开始,秦国就逐步向上发展,一步步开疆扩土,一点点的走向统一,这是人所无法阻挡的,这个国家正处于上升期,所以没办法的,历史的必然性就体现于此。儒家思想到了汉朝,如果不生变的话,那么只能被历史所淘汰故此才有汉武帝的独尊儒术。以上是我的一点拙见,希望老师能够指出其错误的地方。